内容详情

小产权房正“侥幸”扩张 政府治理难度加剧

时间:2012-03-17 21:39:06  作者:来来来  来源:  查看:1007  评论:0
导读:国土资源部态度一贯坚决,小产权房开发商从未胆怯;一边高调严厉打击,一边顶风连夜赶建……这是一个滑稽的场景,在今年3月特别引人注目。参加两会的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今年将选择部分城市开展小产权房试点清理工作,为下一步大规模清理做准备。他强调要加强执法检查,严格防范,不让小产权房现象蔓延。然而,在北

国土资源部态度一贯坚决,小产权房开发商从未胆怯;一边高调严厉打击,一边顶风连夜赶建……这是一个滑稽的场景,在今年3月特别引人注目。

参加两会的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今年将选择部分城市开展小产权房试点清理工作,为下一步大规模清理做准备。他强调要加强执法检查,严格防范,不让小产权房现象蔓延。然而,在北京多地,气温刚刚回升,小产权房建设迅即启动,顶风而上。

小产权房引发的社会争议,持续经年,如同一个死结,至今没有找到解开的线头。

“国土资源部不能只有一个表态,治理措施迟迟不出,其负面作用明显。”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才亮说。

小产权房卷土重来

北京通州张家湾镇九周路与凉水河交汇口东南角,有一个叫“月亮湾晓镇[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的小产权房小区。这个已经建成数年并已入住的项目,目前正在进行着它的第二期工程。

3月14日,《华夏时报》记者在建设工地上看到,高耸的塔吊下面,新工程已经完成地上一层的建设,工人们正在砌墙。一位工人告诉记者,新项目为6层板楼,总共8栋,每栋8个单元,总共近800套房。

距离“月亮湾晓镇”4公里远的另一个小产权房小区“环湖小镇”二期建设工地上更是忙碌,水泥搅拌车轰鸣,5栋20层的高楼和几栋低层辅楼已经完成框架结构。与月亮湾晓镇相比,这里的规模更大,粗略计算,仅几栋20层的高楼就超过一千套房。

住在该项目一期的居民李先生告诉记者,二期从前年年底即开始浇筑地基,至今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其间建建停停,停停建建,春节后又复工了。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两个小产权房项目的一期工程早在三四年前就已入住。以环湖小镇为例,它是西定福庄村委会开发的项目,用于拆迁村民的回迁,一期总共建设了30栋六层板楼和一栋高层,总规模超过2000套。一部分分配给回迁的村民,剩余的全对外出售。

“最开始买的人不多,价格只有每平米两千多元,后来不断上涨,最高时接近7000元,现在价格在5500元左右。月亮湾晓镇稍微贵一点,接近6000元吧。”李先生说。

在周边村民看来,北京市实行的限购政策客观上帮助了小产权房,未满足购房条件的刚需人群,因为小产权房不限购而转向,再加上小产权房价格较低,受到经济实力较差者的青睐。与周边商品房楼盘相比,这些小产权房项目的均价普遍只有前者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

“一部分村民还没有上楼,需要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再加上很多人因限购只能买小产权房,产生了需求,所以推动村委会顶风开工建设。”14日,记者前往张家湾镇政府采访,一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说。

张家湾镇党委宣传部马部长表示,镇委镇政府对小产权房的态度是明确的,即执行上级政府部门的政策,不允许建设小产权房。对于为何不查处眼皮底下的违规行为问题,马部长承诺次日将安排执法人员前往调查处理,如属实将坚决叫停。

不过,记者15日再次实地回访时发现,两个工程项目仍在紧张施工,没有任何被叫停的迹象。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夜间也在施工,机器的声音在深夜非常刺耳。

通州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陈立军承诺15日安排记者采访,但随后以有其他工作为由,至记者发稿时未作回应。

“地方政府的暧昧态度,是小产权房卷土重来的主要原因。”知名地产律师、北京四惠律师事务所主任庄清忠表示。

多少利益在其中

张家湾镇拥有目前全国面积最大的小产权房项目太玉园[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据了解,目前太玉园有9000户居民,人口接近3万。相隔不远处,还有新桥家园等项目,由于人口众多,带动周边形成相当规模的商业配套设施发展。

太玉园刘女士对记者说,小区居民小部分是当地村民,大部分是外来购房者,因为外来人口工资水平相对较高,消费能力较强,此前无业的村民看到了商机,因从事服务业获得了稳定的收入,使得该村村民率先富裕起来。这启发了周边村庄,位置较偏的何各庄和西定福庄等村如法炮制,两个小产权项目月亮湾晓镇和环湖小镇随后出现,甚至建完一期又建二期。

庄清忠表示,在通州、昌平、怀柔、房山等北京郊区,违法建设小产权房的现象很普遍。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村民住房条件得到改善,二是村集体通过出售房产获得巨额财富,三是村民从事服务业而拥有稳定收入。其中,售房而富使得村集体争相顶风开发。

以月亮湾晓镇二期为例,目前该项目规划建设数量约为700余套,按每套面积平均为100平米、每平米6000元均价计算,每套房子的总价60万元。该项目全部建成后,一半由当地村民低价购买,另外一半对外销售,村集体最少能获得2亿元以上售房所得。与一些小城市的村集体账户空空如也相比,2亿元的收入如同天文数字。

在庄清忠看来,巨额资金流向村集体,村级财务透明和监管则变得非常重要,但事实上,很多村做得并不好。

“对于他们(村里)来说,钱来得太容易了。”在太玉园购房的严先生说,最可笑的是,为了抑制潜在客户购买二手房,避免影响新建房屋销售,村委会采取了对二手房转让征收天价过户费的做法。最高时太玉园过户费是10万元,一套总价50万元的房子,过户费比例高达20%。

一位西定福庄的村民告诉记者,环湖小镇的过户费前几年只有几千元,现在已经暴涨到5万元。“坚持买二手房,那就交天价过户费,当然交多交少,可以跟村领导在台面下操作。”他直言不讳地说。

王才亮补充说,按照国土部要求,各地应严禁开发建设小产权房,但一些地方政府却存在纵容的行为,主要是基于地方利益的考虑。小产权房的本质是乡村基层组织千方百计地规避政府监管而将土地收益直接变成自己的收益,以抗议现行土地制度中的分配不公。另外,对小产权项目,县乡级政府握有罚款权,罚款背后也给某些人提供了利益交换的空间。

存量房出路何在

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在两会期间表示,今年将开展小产权房清理试点工作,这一表态令外界对小产权房的命运产生担忧。

不过,有房地产人士指出,治理小产权房的口号已经喊了多年,甚至在2010年曾作为国土部重要工作推进,但最终结果并不如预期,被认为“雷声大雨点小”,仅在2010年5月拆除位于北京怀柔区的一处32栋小产权别墅时获得少许掌声。

王才亮表示,如何处理小产权房,各地都在等国家有关部门的方案。然而,相关部门却迟迟不出政策,其负面作用已经显现。全国各地小产权房的建设者与治理方案赛跑的结果是,小产权房的数量急剧增加,其构成情况更加复杂,给治理工作带来了难度,增加了执法成本。

环湖小镇2011年年初起,就开始二期施工,在长达一年多的建设周期里,虽然国土部多次明确强调禁止兴建小产权房,但并未形成地方政府的查处实际动作,导致上千套小产权房竣工在即。

“原因是缺乏问责机制!”庄清忠对记者表示,要想改变现状,有关部门应加强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2月底,法院判处北京市国土局怀柔分局执法队负责人曹建明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曹建明对辖区某小产权房项目视而不见,被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判刑。据悉,这是北京查处小产权房过程中,首次追究国土部门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开发者可能被追究刑责,监管者纵容也可能会被追究刑责,虽然是个案,但很有借鉴和威慑意义。”庄清忠说。

禁止新建小产权房,那已经建成的如何处理?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经济学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郭松海建议,政府可以考虑出资购买小产权房作为保障性住房。

王才亮表示,对于小产权房的处理需要区分情况,既不能一拆了之,也不能放纵违法。已建成的小产权房作为保障房出租的方案,只适用于没有违反城乡规划,且建造者非以牟利为主要动机的部分;严重违反规划且无法补救的,只能无偿拆除,并对建造者予以行政处罚;如果小产权房可以改正并消除对城乡规划影响的,则视情况分别予以没收或罚款等行政处罚。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IT新闻网  |  
Powered by http://www.2010ccusp.cn Code © 2003-11
Copyright@http://www.2010ccusp.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53号